和通社

王同超的图码发明:一项突破性的信息码技术

时间:2022年09月13日    作者: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浏览量:20316

王同超的图码发明:一项突破性的信息码技术

王同超的图码发明:一项突破性的信息码技术

 

近日,记者随中央党校民营企业参与重大科技创新的策略与路径研究课题组一行,实地考察了位于盐城的江苏图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与图码技术发明人、公司董事长王同超进行了深入探讨交流。中国科学院张景中院士评价图码技术是一项创新性的基础理论研究成果,有可能导致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

 微信图片_20220913153152.bmp

图为王同超正在演示图码的电脑操作生成

王同超出生于盐城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读中学时,受物理老师的影响,迷恋上了科学,报考了函授软件编程专业,又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

从哲学走向数学,这条科学探索之路前后整整走了将近20年。2008年,王同超出版了专著《动态几何与数的图模(图码技术)》,提出了一套将数字和图形一一对应起来的几何编码方法,并通过编程,在电脑上生成了整数和有理数的图模(图形),这种数学方法就足以用来精确处理二维图形,来储存信息,并创建了用几何结构编码和颜色来存储信息数据的电脑操作生成器,这就是图码技术的基础工具。利用动态几何的方法,生成的实数图模越多,就有更多的数形来储存信息。他还从中发现了素数图模,具有最致密的结构,在同位数中素数结构总是有最大存储容量,这使得素数的形体有了信息承载用具的重要优势。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学发现。数字是用来编码和计算的,当数字转成形体后,又增加了存储信息的载具功能。

在《动态几何与数的图模(图码技术)》专著出版审稿时,受到了江苏省数学学会秘书长郑维行教授的支持与高度评价。

万物皆数,万物也皆有形,数形同源。王同超认为:“人类信息技术才做了一半,数字编码是一半,几何编码是另一半。”对新一代信息技术探索来说,这种理论视野是非常深刻的,也代表了未来计算机技术发展的主流方向。由动态几何和数形的几何算法,转化到图码的理论方法和技术方案,这项技术转化无疑走出了从0到1这关键性的一步,它不仅在理论上具有极强原创性和开创性,在工程技术上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和巨大的市场潜力。中国科学院张景中院士评价这是一项创新性的基础理论研究成果,有可能导致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由数字算法带来了数字编码与数码时代,这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技革命。而由几何算法带来几何编码与图码时代,或将带来21世纪一项具有新成长性的通用信息技术革命!


破解防伪追溯难题,全面换代二维码

专著出版后,王同超面临着一个选择:“动态几何及图码技术”这一新理论新技术,究竟是写成学术论文去发表,还是开发出产品去创业?这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他一时也难以抉择。见过一位科技局领导,鼓励他说:你发明了一个重要的数学方法,如果能把它转化成工具或产品,这个意义比写篇论文更重大;要是产品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那意义就更伟大。这番话使他下定了创业的决心。

2014年10月,在市科技局和园区的支持下,王同超成立了江苏图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江苏省软件核心竞争力企业。他经营教具厂多年,对办企业、做销售并不陌生,但他把前期工作的重点放到了技术研发上,陆续开发新技术产品,并申报了20项国内专利和5项国际专利,以及软件著作等知识产权达百项,完成了公司可持续发展必需的技术储备。同时,他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市场资源,开发出图码追溯管理系统、证书验证管理系统、学生成长信息与教务管理系统,先在市内各大中小学推广普及,后又扩展到省内其它地区,效益可观,实现了公司的滚动式发展。公司还采取了定制式市场销售模式,陆续为全国各地的客户开发出名片码、证书码、商标码、防伪追溯码、网站门户码、管理智慧码等定制化产品;智慧码操作系统、图码网门户平台、图码工厂网上生产平台,是近期完成的产业化平台。目前,公司研制出二十大类的数十种码品应用,可满足各行各业的用码、扫码需求。“我们争取在5-10年内,实现图码全面换代二维码的重要应用场景,这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王同超这句话说得非常坚定,像一位指挥员正在发布作战令,给课题组每一位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构建新一代信息码技术的底层系统

在参观图码技术研究中心时,王同超向课题组介绍了未来图码产业发展的设想。全面升级二维码,并将带来更为丰富的高维几何码形态。经过近十年研发,图码已从一维非线性存储升级到平面编码存储,正在从二维结构编码升级到三维立体编码,理论上,还可继续生成四维时空动态编码,甚至更高维度的信息体产品,其开发潜力几乎是深不可测的。图码符合未来信息技术发展的趋势,可广泛与区块链、元宇宙和人工智能等最前沿科技融合,开创信息深度应用领域。

谈到未来信息技术的发展,王同超提出了一个比较超前的想法。他说,最近2nm芯片研制成功,这已经达到了数码技术的物理极限,未来信息码技术的重要方向是几何码。目前信息码技术的底层系统仍是数字码,而新一代底层系统的构建将是数字码和几何码的混编。但由于缺乏基础理论的指导,几何编码的研发在国际上一直都是个难题,成功实现量产的几何码产品也寥寥无几。建立在动态几何上的图码技术,可以说是一“码”当先,开启了从数字码到几何码的历史性转折,它不仅是一项颠覆性的信息码技术,甚至可能改变整个信息技术发展的方向。王同超告诉课题组,目前公司正在跟阿里云、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开展业务活动,加快新技术的迭代升级,最终目标是要构建新一代信息码技术的底层系统,将未来信息技术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里。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宏伟的企业发展愿景。(来源:和通社《亚洲新闻周刊》、《亚洲经济导刊》记者∕吕陈君)


【责任编辑:和通社《亚洲经济导刊》】
频道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