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西湖警方调查黑恶团伙,隐市受害商户渴望正义

时间:2022年05月19日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22482

西湖警方调查黑恶团伙,隐市受害商户渴望正义

西湖警方调查黑恶团伙,隐市受害商户渴望正义
 
 杭州“隐市”

杭州,是人间天堂、网红之都,更是营商环境极好的浙商大本营;灵隐寺,是千年古刹、佛教净土,更是世人拜谒的圣地!然而,谁能想到——
在这天堂之地、灵隐之侧,却形成疑似黑恶势力,欺行霸市、敲诈勒索欺骗、破坏经营……受骗商家们损失惨重,许多人敢怒不敢言,含恨远离;也有勇敢的商家忍无可忍,搜集证据,向纪委扫黑办举报,向多家媒体曝光……
舆情监督之下,西湖分局扫黑办对此刑事立案,抓捕花志芳、公告征集花志芳团伙犯罪线索……然而,仅仅五天后,花志芳就取保释放,不仅不给受害商户们应有赔偿,还扬言“有关系”……
在全国“扫黑除恶”的清明整治大环境下,受害商户们期待正义!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343.png

反客为主,夺取百乐控制权

百乐投资管理公司创办人是王百乐,温州浙商。
花志芳来自江苏泰州,本是给百乐公司项目做装修的民工。
王百乐投资数千万,在灵隐寺旁承租经营景区资产管理公司的“隐市”项目,对外招商;
花志芳不择手段忽悠商家入驻,得到王百乐赏识,摇身成为隐市招商和管理部经理,一方面忽悠欺骗榨取商家血汗钱,肆意提高租金、破坏市场经营,赶商家退出、恶意骗取押金;一方面勾结腐蚀景区个别领导、拉拢基层职能部门人员,威吓商家索取“好处费”数百万、合同诈骗近千万……编织成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独霸一方的关系网!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349.png

花志芳在公司内部会议中炫耀

百乐公司股东会上,花志芳炫耀自己同领导们关系好:“我经常请那些领导吃饭、吃野味、住民宿、洗脚、按摩……”甚至,花志芳巧取豪夺“百乐”公司60%控股权,原老板王百乐也敢怒不敢言!


百般刁难,垄断装修谋暴利

2022年5月10日,是唐惠萍最后一个门店“茶香源”再次被强行关店无法营业的第200天!作为杭州市民,她就住在西湖区灵隐路,以前做解百售货员,辛辛苦苦几十年,薄有积蓄……
2015年11月18日,她看到家门口的“隐市”招商项目,心动了,租下C10-1、C10-2、C10-3三个商铺,创业“有家面馆”,为游客提供酒菜面饭服务。
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承租后,花志芳要求唐惠萍把装修业务交给其弟花志荣做。因早就谈好朋友公司装修、加之花志荣报价离谱,唐惠萍没有同意。花志芳马上翻脸,各种刁难——装修用的黄沙、水泥、材料都不让拉到现场,清理出的垃圾不准堆放,稍有不从就直接拉闸断电……
唐惠萍只得一次次哀求花志芳,工期被迫拖延,好不容易才把店面装修完成……
2018年,唐惠萍租下第二个门店,经营“茶香源”,不得不按花志芳要求,把项目交给花家兄弟做……

隐市承租的商户,都经历了类似的折磨……

商户刘存选在举报信中说:“2020年8月,我与百乐公司领导王百乐签约001、007号商铺。当时店铺有上家未拆走的设备。王总说免费送我店使用。但花志芳兄弟找我要承接装修,说隐市商户都是他负责,但他没有资质,我没同意,从网上找设计装修公司。花志荣就处处刁难找麻烦……上家空调,让我花9000元买,说王百乐说了不算……我不敢得罪他们,只得给钱……后消防喷头需要提高5厘米,本来找个水电工几十上百的事,但他说只能让他做,又敲诈我2300元……”
就这样,花志芳花志荣兄弟垄断商户们的装修,赚到远高市场行情的暴利,还得到了拆卸下来的材料,再变卖赚钱……
而商户们经营成本大幅飙升,欲哭无泪!

隐市物业属于西湖景区管理公司,是国有资产,设有双向自动扶梯和两台升降电梯,百乐公司也在商场投资建设大型鱼池……
但这些价值350多万的公共财产,被花志芳操纵割卖私分!花志芳还涉嫌贪污挪用:比如隐市外观破败,被数字城管拍照要求整修;花志芳找人消掉案底,却在财务报销外墙整修费用……

有这样的哥哥带头,弟弟花志荣(物业经理)和小舅子刘二牛(隐市保安)更肆意妄为,他们身兼数职耀武扬威,今天穿物业管理制服、明天穿保安制服,随意检查、横行无忌,捞取各种好处,甚至,对商户物品监守自盗……


威吓商户,索取巨额好处费

采访中,商户们纷纷反映花志芳团伙的欺诈手法:“套路一:忽悠许诺各种好处,骗取商家钱财,胃口越来越大,从开始5千、1万,逐步加码到5万、10万,甚至有商家被迫送几十万;
套路二:利用职能人员找茬,由他出面疏通,索要好处费,实行敲诈……隐市七年,他非法谋取千万财富,听说在老家全款购置豪华别墅……”

唐惠萍把全部积蓄投入“有家面馆”,辛苦经营,由于价格亲民、待客热情,很快生意红火起来,她经常忙得顾不得自己吃饭,从早到晚招待客人……
由于店面不大,客人坐不开,唐惠萍有时也在过道临时增加桌椅,饭后撤掉。
这本是饭店经营常见景象,一般监管人员也不会责难。
但某些基层执法人员却似乎对“有家面馆”情有独钟,隔三差五过来,弄得唐惠萍心神不定……
“花志芳主动和我说,过年过节要去打点一下,有事他来摆平……为了经营顺利,自第一个店开始,我每年中秋、过年都不得不按照花志芳的意思,给他好处费……”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357.png

 花志芳敲诈勒索商户唐惠萍“好处费”一览表

2016年,花志芳借口买车,向唐惠萍和面馆股东曹新新各敲诈五万元。
即使交了那么多“好处费”,唐惠萍也没得到花志芳团伙任何关照,仅为了茶叶展位能摆放,就不得不再花钱租下C14号商铺,单独申请执照“唐茶芋圆甜品店”……

“阿姨奶茶店”张小红举报说:“我要控告花志芳及花志荣勾结执法人员敲诈财物、强迫交易的犯罪事实,要求政府有关部门严惩,还我血汗钱,维护合法权益……
2016年,花志芳问我商铺要不要,要的话,每年给他5万元好处费……我万般无奈,于6月14日下午2点,在花志芳办公室给他现金5万元整……”
此外,知情人透露:花志芳团伙还勒索了“陈见丰糕饼店”、“停车场”等商户数万到数十万的“好处费”!

2017年,杭州市民吴小红隐市开店“顺天堂”,提供理疗康养和咨询服务。
花志芳多次对吴小红刁难,威胁叫嚣“商场里谁不听话就滚蛋!”见吴小红始终“不上贡”,花志芳就开始了同样的套路……有关部门轮番上阵,对“顺天堂”各种突然临检!花志芳还通过管委会某领导,短信告知王百乐,“顺天堂已被工商查处,尽快铲除”……
但吴小红拒绝搬走。花志芳安排景区关系人出面,勒令转租方、“大隐”董事长周筱妮与他解除租约。
吴小红本同意退出,但要求违约方赔付装修及业务损失费。
“大隐”把球踢回花志芳,花志芳恼羞成怒,赤膊上阵对吴小红扬言:“给你两条路:要么交租金50万/年,与百乐公司签约;要么滚开!”吴小红被迫向上级领导反映,领导出面干预,花志芳才悻悻作罢。

吴小红向警方提交证言:“我见证了花志芳勾结不法人员欺诈隐市商户的一系列卑鄙行径,听到许多花志芳花志荣刘二牛团伙强占盗窃他人财物、收取好处费、威胁业务往来商家、获取暴利的犯罪事实……
2020年7月17日中午11点半左右,花志芳弟弟、隐市聚百福老板花志荣和灵隐某管理部门某某在隐市大门口到主通道,勾肩搭背窃窃私语……
12点左右,花志荣带聚百福员工就去与茶香源员工吵闹,公开扬言‘隐市是花志芳的隐市’,威胁‘再弄不清就废了你们的手脚’,茶香源老板唐惠萍报告花志芳后反遭其训斥……
7月18日早9点05分,景区管理的两人去花志芳办公室密谈,随后两人出办公室,去售票处招呼某维持秩序的人,一起来到茶香源,要求摆放了几年的茶叶柜移到店内,不得摆出来,理由是接到举报办案,气势汹汹。
唐惠萍只能把展柜移到店内。这时花志芳出场表演了……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过来询问,唐惠萍哀求帮忙……花志芳假装拨电话,等待未超过一秒就说,“领导,几年前您答应我商场摆放的茶叶展柜现在不能摆放是怎么回事……”然后堆起笑容说,“好的好的,礼拜一我来一趟”……挂了电话,他很严肃地告诉唐惠萍:‘你的事我帮忙搞定,但要花一些钱……’
唐惠萍为尽快营业,对花志芳言听计从、千恩万谢!

那天我坐在茶香源对面喝茶,整个经过看得一清二楚……我去有关部门打听,某领导说没接到举报,打开电脑查找也没有……我把事一说,领导很气愤,说花志芳把他们当枪使,为自己谋利……花志芳演戏搞人的事,隐市副总周洁也在事发前撞见花志芳和花志荣一起商量……”


排挤打压,垄断餐饮经营

对许多商户来说,花费高昂租金、装修费,甚至花志芳团伙勒索的“好处费”,能忍都忍了……只求能正常经营,赚到钱就不计较了!
然而,他们太天真了!

隐市众多行业中,赚钱最稳定的就是做游客餐饮服务。唐惠萍的“有家面馆”生意不错,花志芳眼红了……
除了长期索要“好处费”,他还厚颜无耻地长期吃“霸王餐”……
唐惠萍控诉说:“除了第一年做快餐,我经营了四年面馆,花志芳就到我这里整整吃了4年早餐!让我姐特别招待!还要求店里每周为他全家安排一两桌晚餐……共计早餐1460天、平均30元/天,52800元;晚餐48周,乘以4年,平均400/餐(含酒水),76800元。共计129600元!都是吃霸王餐,一分钱没给!”
小小面馆、小本生意,谁经得起这样折腾?!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00.png

花志芳的贪欲岂是一个霸王餐所能满足?!
他把最好的位置,低价租给弟弟开餐饮“聚百福”!
为独家经营最赚钱的酒菜面饭业务,花志芳团伙不许别人开出第二家炒菜店,要把“有家面馆”、“湾仔码头”、“阿姨奶茶”等店铺想方设法赶走!
他先是突然加价,把“有家面馆”租金从30万/年涨到50万元/年,逼唐惠萍退租,面馆的其他合伙人觉得生意难做、退出了,但唐惠萍已为面馆付出太多成本,不想轻易放弃,咬咬牙一个人创业,交了五十万租金!
然后,花志芳以唐惠萍为例,给其它店铺涨租金:“我在她那边天天吃饭,关系这么好……租金都涨到五十万了,你们还不涨?!”

唐惠萍辛苦了一年,还赶上疫情,一点钱都没赚,还亏了十几万……即使如此艰难,唐惠萍2020过年还给花志芳转账2000元“好处费”……花志芳却乘机相逼:“50万租金,明年你租不起就不要干了”!转手,他把店铺以36万/年租给别人,还扣押唐惠萍押金48640元,不予退还!
“阿姨奶茶店”商户张小红揭露:“合同期间,花志芳想把我赶跑收回商铺,以便再加房租、多收好处费……他让执法人员找事,东西不给卖、广告不给贴,还指使花志荣把电给断了……今年不给我续租,按规定同价原商户优先,花志芳就提高租金、开价30万/年,我被逼搬走后,花志芳就以20万/年租金给弟弟花志荣……疫情期间杭州市政府补贴店铺房租两个月,花志芳无故扣除我一个月的补贴……经营期间,我们忍气吞声、被他宰割……谁敢相信,杭州还有这个黑帮胡作非为、祸害一方!”

肆意断电,严重破坏生产经营

唐惠萍祖辈以茶叶为生,面馆停掉后,她想租店卖茶叶。
花志芳装作好心,隐瞒、推荐有消防隐患的违建商铺C10-1、C10-2、C10-3:“20万元/年,基于你前几年表现,可以给你优惠,合同签每年10万、进公司账户;你另外每年给我5万现金……但要保密!”
唐惠萍千恩万谢同意了,也乖乖地把装修交由花志芳指定的花志荣刘二牛负责……
随后,因消防检查,花志芳索要2万元“消防通融费”,拿走唐惠萍两万现金,但面馆仍被查封两个月停改……经济损失十万多……
花志芳口头承诺补偿,却不予兑现。

尽管茶楼年年亏损,唐惠萍也不敢少给花志芳好处费,又持续给了3年……
2019年9月10日,花志芳突然通知唐惠萍:9月12日前要清空茶楼物品,打通4号楼与售票处的通道!施工期间被迫停业的损失,花志芳拒绝补偿,扬言不拆也得拆,然后不顾哀求,指挥团伙擅自拆除店铺及经营平台、把物品和钢板(至少10吨)全部割卖瓜分……
通道完工后,茶香源店铺不得不再次花钱请花志芳团伙装修,但一直被拖到过年……
完全错过了旺季!
“重新装修15万;停业4个月,工资损失5万、租金损失4万多、营业损失16万……合计40多万!直接把我在隐市打拼七年的本钱和盈利全部亏完了!花志芳口头说给补偿,却不兑现一分钱!”

为尽快挽回损失,唐惠萍把茶店改成茶餐厅……市场工商部门允许,但花志芳不愿意:赚钱的生意,敢和我抢?!从此,唐惠萍的“茶香源”遭遇许多莫名其妙的事……“今天是景区管理领导、明天是杭灵购领导,三番五次过来警告……原本是市场监管部门的事,怎么变成其他部门领导的职责了?!”
知情人说,这些人,就是花志芳安排过来的……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04.png

姚文兰检举证言

茶香源帮工姚文兰证言说:“我在茶香源打杂,聚百福老板花志荣扬言要剥掉我的脚,指着我的鼻子说‘这是我的地盘‘,非常狂妄……有一天,花志芳冲上三楼,我正在烧菜,他大发雷霆,威胁说‘把灶具全部拉走‘,还在我面前打执法大队电话,吓得我都不敢发声……”
花志荣、刘二牛还公然威胁九里松菜户钱晓荣,不让给茶香源送菜,货车不许停放!唐惠萍找丰盛图文做店招门头,对方也遭到花志荣、刘二牛威胁,不敢过来安装……花志荣还给茶香源的水管外接室外公共水龙头,店里不仅被迫承担公用水费,外面有人用水,店内就无水可用!唐惠萍让花志荣整改,花志荣说这是花志芳的意思!花志芳承诺“整改”,至今不给解决,不让唐惠萍的店正常用水。

更严重的,是花志芳肆意给唐惠萍的“茶香源”多次断电:2021年4月,省检察院马某正在茶香源就餐,突然,花志芳把电闸给拉下了……
马某很生气,上去找花志芳交涉,这才恢复供电。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07.png

10月6日,花志芳故技重施,给茶香源断电!唐惠萍去交涉,花志芳公然叫嚣:“我就拿你开刀!”面对这直接破坏生产经营的罪行,唐惠萍毅然报警!
派出所勒令花志芳恢复供电。但十天后,花志芳再次悍然断电!四名民警接警后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后,向花志芳说明,“这是严重的非法侵权行为”!但花志芳不屑一顾,仍然停电至今!唐惠萍非常不解:“为何民警都制止不了花志芳,到底他有什么关系?!”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10.png


再善良的人也会慢慢清醒,唐惠萍看清了花志芳的真面目!租约还有四年,你作为物业管理方,有义务给我们做好后勤服务,而不是破坏!”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14.png


公证处赶到现场,对茶香源被停电损失依法取证……
“因为停电,我们的食材腐烂变质,失去营业收入,合同期内的租金损失、人工开支……已经数万!还不算因为动辄停电造成的人才流失、信誉受损!”

“湾仔码头”商户刘存选也证实:“聚百福餐饮店是花志芳、花志荣和阿良一起开的,仗着花志芳撑腰,经常欺负茶香源……花志荣老婆公开叫嚣——‘隐市花志芳是如来佛,隐市的天是花志芳的,地也是花志芳的’……
九月底,我店装修完开业,也有餐饮项目,他们就把目标对准了我们,言语攻击、恶意抹黑,说我店挂羊头卖狗肉、快餐不新鲜、、不是正规厨师烧的、全是冷冻食品等等,甚至把我店客人拉到聚百福……我几次上楼找花志芳反映,他都说处理,但每次回来会招致更凶狠的谩骂……花志荣还对我店员工吕迎春辱骂,扬言弄死他,吓得他不敢来上班……天气热,他们偷偷对风扇破坏,导致我冷库外机不散热、无法制冷,2万多元货物变质发臭……花志荣也威胁九里松菜场商户钱晓荣和叫花鸡老板,不准给我店送货……迫使我店无法正常经营!”
不仅如此,刘存选还遭遇了花志芳的陷害:“我租了两个商铺,开始和供应商谈好的,卖湾仔码头水饺的……后来花志荣在对面开了餐厅,看我们生意好,就举报,湾仔码头和我们去协商好了,我们去掉品牌、赔四万五……工商开始说只要对方出谅解书就可以了,最多再罚四五千……但后来说领导要移交上去……期间,花志荣在和刘存选店铺员工吵架时,毫不掩饰地说,就湾仔码头这个事情,就要弄死我……”
后来,他打听了一下,“灵隐工商说本来所里就能解决的事,还以为已经解决了,不知怎么回事……后来就南山派出所找我……我很奇怪,案子在灵隐,怎么交给南山?他们说也不知道,但交给他们就得管……办案民警也摇头,说这么小的案子没必要上交,不知领导怎么想……”
就这样,刘存选被以涉嫌“假冒伪劣商标”刑事立案,在分局和山派出所做了两次笔录,然后移交区检察院……
还好,西湖区检察院驳回,刘存选交保获释。
经历此劫,刘存选不能不萌生退意,离开了隐市这个伤心地……

资深律师谢通祥、李智保、潘峥争、谢乐安等认为,花志芳可能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规定……破坏生产经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检、公安部《立案追诉标准》第三十四条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1,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2,破坏生产经营三次以上的;3,纠集三人以上公然破坏生产经营的;4,其他破坏生产经营应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像花志芳这样,主观上有犯意、客观上多次断水断电、破坏设施,导致商户设备受损、店铺停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显然已严重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牛壹馆”、“大隐素食”等许多商户,也被花志芳多次随意“拉闸停电”,经营受到严重破坏!


巧立名目,合同诈骗数百万

花志芳还以“合伙投资、每年分红”为名,骗取唐惠萍及其他商户680万元!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48.png

花志芳骗取商户投资的部分阴阳合同

可以看出,花志芳虚构股权比例,骗取商户投资:
以60%股权身份,骗取伊宝都出资400万参股40%;
再以92%股权身份,骗取唐惠萍出资80万参股8%;
还以90%股权身份,分别骗取曹新新、周洁投资100万参股10%……
整个过程中,花志芳没成立项目公司,直接把这些钱收入私人腰包,肆意挥霍转移,出资人无法监督查账!
至于分红,第一年花志芳装装样子,拿出资人的钱按20%标准返还;
第二年,花志芳借口收购谷俊兴店铺花费150万(实际付款100万,某商户华季亲眼所见),让出资人分担,直接侵吞50万!
第三年后,花志芳更是耍流氓,以“没钱”为由,拒绝给唐惠萍“分红”或返还出资款!在内部谈话中,花志芳透露,他“没拿自己钱去投资”,想把项目一次性卖出去,股东要退就说“没钱”、“亏掉了”,他“跑路”,“股东找谁要钱都不知道”!
如此来看,这哪是投资,只是花志芳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的手法而已!

“杀鸡取蛋”,严重破坏营商环境

隐市,已成为许多商家的噩梦,他们的创业资金、热情、心血,被花志芳团伙埋葬!大部分外地商户在威吓勒索、强迫装修、提高租金等打压下,无心经营,黯然退场……对不肯退场的商户,花志芳团伙穷凶极恶、悍然耍赖,从白吃白喝、借钱不还到勒索巨额好处费,从合同诈骗数百万到断水断电……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花志芳对人吹嘘他的“杀鸡取卵法”:商户入驻,先收保证金和租金;再垄断装修业务赚钱、拆卸旧装修材料卖钱然后,每年收取租金和私人好处费;然后,提高租金,商户干不下去,不退保证金;再然后,再招新商户,再收保证金、租金、好处费、装修费、卖材料…商户进出越频繁,他们赚的越欢!

光保证金,花志芳团伙就收取三种:“房屋使用保证金+经营履约金+空调使用履约金”!加起来,每个商户要五万左右!以唐惠萍为例,开面馆被逼退,到现在花志芳也不还钱!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21.png

唐惠萍在停业店门前控诉:花志芳——还我血汗钱!

这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 ……
商户们的血泪斑斑,化成了恶人们的狂欢宴!
百乐公司原老板王百乐也接到许多投诉,慢慢了解了花志芳的许多不良行径,后悔莫及,把花志芳部分违法犯罪情况向有关方面展示汇报,主要包括: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25.png

王百乐展示的花志芳违法示意图

1,索要商户好处费(200万+8万+5万);
2,索要报销工程款(60万);
3,侵吞酒店转让费(50万,周筱妮酒店);
4,从公司借款、取走巨款(借款175万+取走400万)……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29.png


众多受害商户,已递交报案材料……
唐慧萍的遭遇,让人感叹:是怎样的黑心肝——能一边天天去吃霸王餐、还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去害人家……而且长达四年?!


最新进展:扫黑办立案、花志芳取保,商户们怀疑有“保护伞”

2021年11月13日,多家媒体对杭州隐市“花志芳”团伙曝光,许多读者难以置信:“杭州居然有这样的事”,强烈要求:“拔掉这颗毒瘤”……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41.png

花志芳团伙看到报道后,急得“一夜没睡觉”……
随后,他得到“警方要调查”的风声,采取了紧急行动:他首先叫上弟弟花志荣、小舅子刘二牛等四五人,带上五个蛇皮袋,突然冲入王百乐滨江办公室,抢走所有账本,意图栽赃王百乐挪用资金或偷税漏税,威胁王百乐闭嘴配合!
同时,他恐吓商户说:“我在这个位置七年,没有关系能行吗?!”
然后,他花小钱给自己“洗白”、分化商户,退给唐惠萍原合伙人曹某某以前索要的“好处费”五万,让她给警方说“早就还了”……
几个商户物品被盗,也不敢再声张,还被迫去作证“没有失窃”……
对受害商户刘存选,他先是威逼利诱,拉拢刘存选一起吃饭时,要刘存选翻供,把被“敲诈的钱”,说成是“要的工钱”……
刘存选的举报录音中,花志芳声称:“材料一级一级都要汇总到老大那里……景区分局领导……让我把屁股擦干净就没事了……”另一次与刘存选、刘祖江、吕迎春在白乐桥小丫头餐厅的饭局中,花志芳扬言:“我已经在这个事上面花了五六十万……”

然后,花志芳团伙要“报复”所有不配合的举报人……
刘存选拒绝做伪证,花志芳弟弟就让服务员去他店里抢客,使之无法经营被迫关门!对主要受害商户唐惠萍,花志芳继续恶意打压,让她做不成生意拿不到钱:
“她不是告我吗?随便她告!要钱,我就不给,一分钱都没有!”疫情期间,杭州政府对国有物业租户减免房租或补偿,2020年唐慧萍店铺曾得到政策补贴两个月租金两万多,2022年政策是免租三个月、减半三个月,等于4.5个月补贴,花志芳却不通知唐惠萍签字,没给任何补贴!
他对其他商户说:“看她能搞到什么时候,我就不给,她能怎么办!”

受害商户们只有继续举报!杭州警方、纪检委等部门关注到舆情,都接到了商户们的举报材料!2022年1月26日,西湖分局警方“扫黑除恶办公室”对花志芳团伙立案调查,并张贴公告,征集花志芳更多犯罪线索……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33.png

 花志芳被刑事拘留,关入杭州市看守所!唐慧萍也拿到西湖分局的受案回执及立案通知书,还应约到纪委谈话……

微信图片_20220519223437.png

“花志芳及幕后团伙要倒了!”商户们喜大普奔!许多受害的商户打算去举报!但即将过年了,商户们大多歇业回家,只能年后去警方举报……已回台州老家的刘存选也与办案葛警官约定,年后来做控告笔录……然而,受害商户们高兴得太早了……

首先,花志芳被抓捕的涉嫌罪名,并不是被强烈举报的涉黑或诈骗敲诈,而是奇怪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
难道——是这些受害商户主动“行贿”?!而作为花志芳团伙主要骨干的花志荣、刘二牛,居然也没被抓捕调查……商户们满心疑虑!
仅仅五天后,2022年1月31日,花志芳突然被“取保”释放!看他依然逍遥法外、貌似背景强大……商户们不得不相信——花志芳“背后有官员”庇护!部分商户人心惶惶、松了口……甚至为了不得罪他,还按他授意去警方翻供……

2月9日,刘存选特意从上海赶赴杭州,来西湖分局做笔录。
警官却不肯做笔录,说:“你也不用做笔录,调查清楚了,花志芳不构成涉黑……做了也没用!”
刘存选还是想做笔录:“你要我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要录音有录音……”那个警官却说这些都没用,说录音中的花志芳“吹牛不犯法”……最终,刘存选都没能如愿做成报案笔录……临走,警官还劝他“和花志芳好好协商”……他非常愤怒:“花志芳本来就是在害我,怎么协商?!”
受害商户唐慧萍更是愤怒反映——在办案询问中一直被诱导:花志芳与“执法队”合伙敲诈,警官不让讲;花志芳非法集资诈骗唐惠萍80万,警官不问;
花志芳及家人吃唐惠萍“霸王餐”四年多,警官说她是“自愿”……相反,该警官反复盘问“文章是谁写的”、“花志芳好处费表格是谁制作的”、“记者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
唐慧萍不解地说:“这是想办案还是想给花志芳洗白啊?难道还想对媒体人问责?!”

期间,“那个警官还多次拿着笔录出去,说是给领导审查,回来后就到处改……我多次发现记录与所述不一致,警官却说差不多……警官还说:如果花志芳进去了,你们的钱就很难拿回来了……老百姓嘛,拿到钱就行了,大不了让花志芳走人……”

更让唐惠萍寒心的是:花志芳收取唐惠萍“好处费”三十多万,这么铁板钉钉的涉黑,警官却不断诱导她,说是“自愿送给花志芳”……
唐惠萍不同意:“我怎么可能自愿送给他三十多万?”警官就诱导说是“部分自愿”……

询问结束,唐惠萍要看清笔录内容,两个警官就显得非常不耐烦,一个说“我们下班了,你不要搞我”,另一个催着赶紧签……
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七点,唐惠萍被盘问一天,身心疲惫,被一催一逼,不得不签了字!
回家后,唐惠萍越想越不对,自己被严重误导了,只好再赶往分局,要求笔录更正,被办案警官拒绝了……
唐惠萍儿子曹正愤怒地说:“我们怎么可能自愿送给花志芳三十多万?!”在他们强烈要求下,办案警官另外做了一页询问纸,说是会夹在原有询问笔录之中!
但善良的人们一直担心:这页更正的纸,会不会最终呈现在调查案卷中?!

商户们期待,良好的营商环境……

灵隐净土,难容黑帮横行!
浙商环境,需要风清气正!

尽管西湖警方已立案调查,但受害商户们还没等来迟来的正义……如花志芳所述为真、背后真有“保护伞”,至少人家也让他“擦干净屁股”!
但花志芳却仗势欺人,吃相太难看,迟迟至今不肯补偿退赔……受害商户一天得不到赔偿、正义一天得不到伸张……受害商户们的举报投诉就不会停止、正义媒体的报道就不会断绝!
我们,依然相信期待警方纪监委,能肃清黑恶势力,维护良好营商环境!(来源:今日头条 科技财经观察,原标题:灵隐毒瘤花志芳) http://wwww.1006pw.com/Article_List.asp?ID=56817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