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海南文昌:白金海岸5万㎡违建案背后的危险关系

时间:2022年06月07日    作者:admin    浏览量:22258

海南文昌:白金海岸5万㎡违建案背后的危险关系

海南文昌:白金海岸5万㎡违建案背后的危险关系

 

转自:财经世纪(记者曾伟)海南文昌白金海岸项目“偷面积”超5万平方米,经主流媒体报道后持续发酵,该项目开发商操控相关部门,殴打农民工、拘留农民工、偷面积、偷漏税、欠税金、套资产等被持续围观,隐藏其背后的危险关系逐渐浮出大众视野。


被殴打的农民工

“农民工老李被拘留了”,今年3月底,这个消息像一阵风,先是在文昌高隆湾片区漫天凤舞,随后由拘留所飘到了他千里之外的老家,他的工友和老乡,朋友和家人,所有人都在询问为什么?没有人会想到,一滴水会扑腾出什么浪花来,一滴水又能扑腾出什么浪花来?

记者见到老李时,已是时隔一个多月后,本是一桩清晰明了的侵权纠纷,在相关人员的操控下,竟演变成一场官商合谋下的明火执仗。

2019年5月,白金海岸施工方华峰联合向开发商海南宝名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宝名置业)出借1200万元,截止案发时借款已近三年,宝名置业分文未还本金及利息。除此之外,华峰联合垫资施工了该开发商白金海岸项目二期景观工程和北区26、27、28、31、32#楼室内装修工程。截止2022年3月份案发时,景观工程及26、27#楼装修工程已全部完工并交付二年左右,工程款仅支付至百分之六七十;在建的31、32#楼装修工程已完成约50%的工程量(开发商仅付款约150万元现金,以房抵款未实质性兑现)。

变故出现在2021年,记者获悉,“2021年,宝名置业法人代表将其大部分股权过户给新的股东,新股东介入后,出于个人私利考虑,多次要求华峰联合中途退出,由其控制的施工单位完成后续装修工程,华峰联合未答应,双方关系遂恶化。”

至2022年春节前,宝名置业欠付华峰联合各项工程款及借款已约3000万元(法院已确认的金额,不含在建工程未结算金额),华峰联合付款压力巨大,实在无力再垫付农民工工资及材料款,迫于经营压力多次向宝名置业催要款项,宝名置业遂再次找各种借口欲单方面终止合同,以达到其既可以合理拖欠工程款又不影响其工程正常推进的目的。

宝名置业发函华峰联合欲解除施工合同,华峰联合复函宝名置业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在双方存在巨大争议,且在建工程量未确认、材料未移交、农民工工资未确认未支付的情况下,宝名置业把守小区大门及工地入口,并指使海南珠江格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保安,殴打合法施工单位华峰联合方农民工,同时雇请工人开始强行施工,老李即是在此期间被保安队长殴打,并被警察带走拘留。

案发时白金海岸二期31、32#楼并未移交给海南珠江格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其为何要参与斗殴事件呢?忽然多出来的那么多保安是从哪里来的?合法的农民工又是如何被警察带走的呢?记者不解。

知情人士称,此案的玄机即在这里,“物业公司和民警均被开发商买通了”。正常情况下物业公司保安根本无力阻止农民工正常进入工地现场,但珠江格瑞物业临时从其他项目及社会人员中,抽调约10名保安参与斗殴,有证据显示至少2名保安来自文昌其他项目。这些临时借调的人员统一服装、统一配备警用器械、统一餐饮,任务完成后即各自回原单位。

“依照《保安服务管理条例》,自行招用保安员的单位,应向当地公安机关备案,但这些临时抽调的保安员均未在公安机关备案,已属违法。物业保安根本无执法权,其手持警用器械,在统一指挥下冲出物业管理区域外殴打农民工,更是违法。”中国物业管理协会法律政策工作委员会委员胡律师称。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11.png

农民工李海林被保安队长殴打

而让老李最气愤的还是文昌公安局清澜派出所,“若把该事件定性为打架斗殴,为什么只拘留被打的农民工,而不拘留冲出物业管理区域外打人的保安?若定性为经济纠纷,那警察有何权力动用国家机器来逼迫合法的施工单位退场?之前开发商负责人说已在公安局搞定关系,看来是真的了。”

老李同时对清澜派出所的程序合法性提出质疑,“为什么要先拘留我,再去一一找其他农民工做笔录,找证据,不应该是先有证据再拘留人吗?”

据记者了解,清澜派出所拘留老李的依据是3月23日物业保安与农民工发生斗殴事件,而拘留老李的时间则是在4天后的3月27日,该日清晨,老李遭物业保安阻拦无法进入工地施工现场,报警请求正常进入工地,警察出警后将老李及另一工友带走,直接拘留。“难道报警也犯法?”

据悉,在派出所拘留农民工之前,清澜派出所曾出面协调开发商和装修公司的纠纷,协调会上派出所所长称,“要维护好文昌的营商环境”,说明派出所是知晓双方间的经济纠纷的。

“把农民工拘留了就是在维护文昌的营商环境?你是在维护文昌的营商环境还是在维护文昌开发商的非法利益?”事后老李称。

“在知晓企业间经济纠纷的情况下,动用国家机器,采取明显偏袒一方的行政手段,只拘留参与斗殴的农民工,而不拘留有明显过错的物业保安,造成双方间力量失衡,进而造成合法施工单位实质性退场,给施工方及农民工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派出所的行为明显涉嫌违法。”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行政诉讼方向专业律师称。

农民工老李已委托专业律师发起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除追究清澜派出所的行政责任外,并将追究海南珠江格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侵权责任。

记者发稿前获悉,文昌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分管清澜派出所的副政委周某锋,因涉嫌违纪,已被纪检部门采取措施,但是否与本案有关未获确认。

 

装死的开发商与装睡的政府官员

“被欠薪、被殴打、还拘留我,我还不相信没说理的地方了?海南文昌难道不归共产党领导吗?”

在巨大的不公平面前,老李走上了举报之路。随之针对白金海岸项目“偷面积”超5万平方米的违法建设举报信,被送往政府各主管部门,举报20多天后,主管各部门仍无任何反馈,住建局、资规局、执法局互相推诿,老李又将举报信寄往各大媒体。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15.png

白金海岸项目擅改规划验收前是“镂空阳台”

2022年5月10日,中国房地产报在经过详细调查后,发表了题为《海南文昌一楼盘被举报“偷面积”超5万平方米,官方回应:涉嫌违建》的新闻报道,揭开了白金海岸项目严重违法违规的冰山一角。据报道白金海岸项目不按审查合格的图纸施工,违法二次浇筑阳台超5万平方米,违法所得近8亿元,更让人震惊的是,文昌市住建局、文昌市资规局距项目仅2公里,该违建长达8年政府竟不知晓。

记者通过查询启信宝信息平台,印证了举报人欠税超4000万这一说法,启信风险提示,仅2022年3月1日一则增值税欠税公告就高达40605396.13元,除此之外还有多则土地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等欠税公告。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19.png

白金海岸项目规划核实验收后二次浇筑的阳台

老李举报近一个月,文昌各主管部门无任何反应,中国房地产报报道后,文昌市政府立刻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牵头的调查组,各路媒体纷纷跟进采访,希望获取更进一步的信息,但是文昌政府方面似乎对震惊全国的超5万平方米特大违法建设案讳莫如深,各主管部门领导不再单独接受记者采访,而由文昌市委宣传部统一对外宣讲,似乎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各媒体得到的统一答复是“仍在调查中”。

有消息称文昌执法局已对违建阳台采取了停工措施,不允许违建阳台继续施工,但据举报人提供的视频显示,白金海岸31#32#楼阳台部分仍在施工中。

湖南长沙“4·29”事故造成53人遇难,震惊国人,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违法建筑的安全问题,多次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严查违法建设行为。

2022年5月8日,海南住建领域开展专项行动,要求严打六类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包括严厉打击未按审查合格图纸施工行为。

2022年5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自建房安全专项整治工作方案》,要求各地加大对违法建设和违法违规审批房屋的清查力度,对严重危及公共安全且拒不整改的,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与全国各地轰轰烈烈的清查违建专项行动相比,海南文昌似乎显得格外静悄悄的,记者在海南文昌采访期间,未看到任何相关宣传标语及宣传品,也未在任何公开场合看到违建举报电话。

相反,“白金海岸”在文昌变成了格外敏感的词汇,当地知名公众号“文昌本地通”,因转发一则“文昌白金海岸29套房拍卖公告”的信息,而被相关机构要求立刻撤下。

白金海岸二期13号楼16层某住户,因阳台二次浇筑常年漏水,开发商和物业公司互相推诿扯皮,业主无奈在楼体上悬挂条幅,维权数月问题得不到解决,近期却因白金海岸违建案被曝光,相关部门未经业委会同意,直接动用了房屋维修基金,责令物业公司尽快维修,问题竟奇迹般地得到了解决。

海南文昌白金海岸项目“偷面积”超5万平方米,被中国房地产报报道后,开发商似乎进入“装死”模式,主要负责人隐身幕后,消极对抗主管部门的检查及整改;而政府主管部门则进入了“装睡”模式,将主要精力花费在消除舆论影响上,白金海岸“违建阳台”本身,似乎变成了一道伤疤,无人去提及,是“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在作祟,还是有个别官员陷入“危险关系”中?

 

偷税欠税6000万与蹊跷的20余套房

宝名置业除了“偷面积”超5万平米,还存在更多的问题,举报人称,宝名置业仅欠文昌税务局税金就多达4000余万元,偷漏税超2000万元,偷漏税及欠税合计超6000万元。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23.png

宝名置业银行对账单

据已离职的原宝名置业员工透露,白金海岸开发商不仅欠税超4000万元,同时还存在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该项目销售状况良好,仅2017、2018、2019三年销售额就超15亿元,曾经是文昌的年度销售冠军,但其所缴纳税金与其销售收入明显不符,开发商通过绕开监管账户收购房款、售房后不签订购房合同、收款后不开发票、虚假报销、虚构工程合同、挪用资金等手段,偷税漏税超2000万元。之前有离职员工多次向税务部门举报其偷税漏税行为,均被文昌税务局内部某官员“压下去”了,举报最后不了了之。

“一家普通的房地产公司,仅偷税欠税就超6000多万元,这中间怎么可能没税务部门官员的配合呢?”举报人称。

2022年5月18日,记者发表了题为《海南文昌:官商合围下小微民企命悬一线》的署名文章,简要报道了白金海岸项目高额欠税情况;5月20日文昌市税务局向国家税务总局海南省税务局汇报白金海岸项目欠税情况说明;2022年5月23日,海南金鼎拍卖有限公司发布拍卖公告,称受国家税务总局文昌市税务局委托,定于2022年6月8日上午在该公司拍卖大厅,拍卖白金海岸项目29套住宅用房,拍卖物总标的约5379万元。是否纯属巧合,记者尚无法确认。

白金海岸项目地理位置优越,加之违法建设的超级大阳台是项目最大亮点,该项目销售中具有天然的竞争优势,销售均价比周边楼盘至少高3000元/平方米,缘何还会偷税欠税6000多万元,欠工程款几个亿呢?

比较可信的情况是,项目新股东正在使用“腾挪大法”,将项目资产掏空,最后留下一个烂摊子甩锅给政府和债权人,“而在此过程中,个别官员肯定为其提供了庇护”。

举报人提供了20余份《文昌市商品房买卖合同备案表》,备案表显示,2020年5月15日,有8套房产被一次性备案在海南某环境科技公司名下;2020年7月30日,有5套房产被一次性备案在文昌某房地产咨询公司名下;2020年8月6日,又有5套房产被一次性备案在文昌该房地产咨询公司名下;另有多套房产被备案在与股东关联的自然人名下。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26.png

被神秘备案的房产

“这20多套房子,总面积近2000平方米,总价值超3500万元,根本就没有付款就备案出去了,这是大股东绕过小股东在提前掏空公司资产,并且有证据表明个别官员参与了分赃过程。”宝名置业某债权人称已掌握对方所有犯罪证据,即将发起诉讼程序,并将就个别官员的违法行为追责。

 微信图片_20220602141429.png

宝名置业控股股东为空壳公司

而在此之前,已有媒体报道白金海岸开发商总债务规模约4亿元,有三栋住宅楼共计约1300户尚未交房,这么大体量的社区,开发公司债务及涉诉案件众多,最终控股股东仅为注册资本100万元、社保人数为0的“空壳公司”,存在极大安全隐患,一旦开发公司资不抵债,控股股东将会想方设法套取开发公司钱款,极有可能造成业主交不了房、债权人无法实现债权,最后把烂摊子甩锅给政府,引发系列社会矛盾。

“那边偷税欠税超6000多万,欠施工单位工程款几个亿,这边在提前掏空公司资产,文昌政府的监管责任何在?有没有个别官员参与了分赃,假如无法追回欠款,将向经侦部门报案向股东追偿,并将追究个别官员的违法责任”,白金海岸某施工单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发稿前,老李已整理好所有白金海岸项目近年来偷税漏税资料,将寄往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及纪委等部门。

文昌公安部门缘何直接动用国家机器逼迫合法的施工单位退场?超5万平方米的违法建设缘何持续8年之久文昌住建部门竟不知晓?该违建被曝光后,执法部门缘何避重就轻畏缩不前?开发商如何在税务部门的眼皮底下偷税欠税6000万?又如何将20余套房产备案在第三方公司名下?这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危险关系?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admin】
频道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