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黄金哥:四川七姊妹创业汉中,为何喊冤

时间:2021年10月21日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49756

黄金哥:四川七姊妹创业汉中,为何喊冤


非法暴力强拆益丰国际整整半个月 


汉中,位于秦岭以南、巴山以北,是汉王刘邦、汉中王刘备龙兴之地,被誉为“汉人老家”,是“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

然而,今天的汉中市却发生了一桩奇冤之案:四川七姊妹创业移居汉中只为政府招商引资而来,垫资建设、把乱坟岗开发成时尚颐养工程……

却在五证齐全下,被违法行政暴力摧毁“片瓦不留”、创业者也被捕入狱……

面对这侵犯公司财产的非法行政,法院却拒绝立案!这不仅令当事人悲愤控诉,也让旁观者们心惊:难道——汉中是个法外之地?!居然可以这样——无视国法滥用权力?!

 

创业维艰,四川七姊妹建设家乡

 

汉中自古属于巴蜀,与四川一家亲,张泽贵全家就是来汉中创业定居的四川人……

1965年,张泽贵出生于四川绵阳市三台县新生镇,上面有大哥张泽生、二哥张元清、大姐张清华、二姐张玉清,之后有了弟弟张泽武、妹妹张晓辉……全家七姊妹!“艰难探索”的时代,农家七个孩子,意味着什么?!

贫穷、饥寒!张父做起木工、张母养蚕养禽,没日没夜努力赚钱养活孩子们……

“幺妹”张晓辉还记得:“每天晚上,小的给父亲掌着煤油灯、大的帮着拉大锯……”恍惚微弱的灯光,照着父母辛苦的面容与哥哥姐姐们帮工的身影……

七十年代,省里修鲁班水库……为了吃饱饭、挣几个工分,张家三兄弟一起参加……老大力气大一点,拜师做了石匠;老二力气小一点,做了泥瓦匠;老三张泽贵十来岁,做了小工……

水库劳动强度大,也危险,有次炸山,一起做工的表哥躲闪不及,被石头活活砸死……水库修了几年,张家兄弟们如风雨中饱经摧残的野草,慢慢长大!八十年代,四川雅安修水库,包吃住、一天几毛钱!张家三兄弟再次上阵。张泽贵人小、读书少,却非常聪明,善于发现、解决问题,又能团结人,慢慢赢得工程指挥部的信任,干脆让他带队包点攻坚,每次都能提前优质完成!

工程结束,工地上已形成张泽贵为核心的张家包建小组!

 1985年,绵阳开建南河大桥,工钱一天一块多。“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老四张泽武也加入团队,张家兄弟分包承建,三年后工程竣工,获得第一桶金!

 1988年,明台水电站要建设。项目总额五十万,但要边建边付款!关键是工程非常急,必须汛期前完工,否则水电站不能及时运营,施工方要赔偿!

张泽贵毫不畏惧,签下“军令状”!这是张家团队独立承包建设的第一个项目,押上了全家性命!当时,张家总共只有一两千元!

但张泽贵“全靠一张嘴”,租来三台挖掘机、几十辆卡车,招募了一百多个民工……

然后他“拎着两袋米”,进场宣布开工:“我带头、二哥管理、四弟管车、七妹后勤采购、父母煮饭做菜……”

就这样,张家带着团队加班加点,克服各种艰难困苦……最终——三个月完成,赢得业内口碑!九十年代是基建高峰期,到处是工地……

张家团队转战南北,承建了杨家坝水库等许多任务……那时人工便宜,机械设备是工程建设最大的成本与痛点——不能及时租到设备,就无法开工!

张泽贵准备大干一场,购买了机械设备,成立绵阳市三台县机械化租赁公司。除了保障自己项目,空档期也能租赁赚钱……然而,创业哪有一帆风顺……

1997年,张家团队分包参建成渝高速公路,却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一个电工触电身亡、两个采石工炸死!

人命关天、功亏一篑!工程没赚钱、赔偿遇难者家属近百万张泽贵还被拘留15天……许多人看笑话,许多人背后指点……

张家元气大伤、七姊妹备感煎熬……张泽贵相信:“风雨之后见彩虹……大不了我们重新创业!”调整休息一年后,他带领团队从新出发、继续创业之路!

 

人弃我取,益丰垫资开发镇巴县

2002年,张泽贵应邀来到汉中镇巴县考察。镇巴位于大巴山深处,交通不便、基础建设薄弱,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县领导希望张泽贵能参与建设:“泾洋河道淤积不畅,污烂臭……严重影响了文明城市创建与居民健康,希望你们清理淤泥修整河道……不过,我们没钱,给你们补偿一块地开发,怎么样?”

张泽贵稍感意外:

这意味着,不仅要自家垫资清理修整河道,还得再投资建设“补偿”的那块地!

镇巴县领导真是聪明啊,一分钱不花,就能搞好两个地方!! 一般施工单位不愿垫资干活,事后找政府要钱很麻烦;何况两个项目连续建设几年,占资数千万,不可测风险太大!但张泽贵觉得:“人弃我取”,这是融入开发镇巴县的好机会!他出资成立“陕西益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扎根建设镇巴……“人在做、天在看,我们要做就做良心工程!”益丰不仅如约清理好河道、修好挡水墙;还主动修建了板闸、以便调节水量;甚至,还用清理出来的淤泥渣石,加料建成音乐广场(现在民歌广场)!

镇巴县政府出乎意外地惊喜,如约补偿那块地!益丰随后投资建设了港湾丽景、怡兴花园两个小区……项目非常成功,益丰不仅赚到钱,也在汉中一举成名!

 

招商引资,益丰开发南郑县乱坟岗

 

“不花一分钱,把几个事一起办了……”

益丰的合作模式,太吸引各地政府了!南郑县招商局领导慕名来到镇巴县,几次盛邀张泽贵到南郑看看:“能不能也采用这个模式,帮助开发一下?”张泽贵来到了大河坎镇。这里,与汉中市中心仅一江之隔!

虽然交通不便,但拥有汉中烟厂、中航企业、龙岗中学等四厂一校,生产总值占全县大半,人均GDP是汉中市中心的两倍,外来人口也有五万多……

随着汉中市区的扩展,这里将是最佳的融入区域,“大有可为”!

考察中,县领导说:“这里有个乱坟岗,荒山野岭的没有人,正对汉中南大门……既严重影响观瞻,也影响规划发展……政府要建个养老中心,但没有资金……正在招标,要不你们接手?”

张泽贵爬上荒坡,发现这里比路面高出四五米,但方圆开阔……只是这里水电管线啥都没有,更不用说附近连个像样的水泥公路都没有!

“要想富、先修路,你这公路都没有,开发不方便,建好了也没人来啊……”“是啊……所以想请你,参照镇巴模式,给我们垫资修路、建好养老中心,我们给你补偿地、让你开发赚钱!”

 

张泽贵召集团队开会,大家觉得风险太大,光那条公路就得投资几亿,现在赚不到钱不说,还得接手乱坟岗这个养老院,又得投资上亿……就算政府给几块地开发,更得出钱拆迁开发……

算来算去,等于要一下子帮政府干好修路、建养老中心、开发建设其它地块三件事!

“政府是包赚不赔,但我们孤注一掷、风险太大了,这三件事合在一起,得投资几个亿、干个十几年……万一领导变卦,我们就麻烦了……”

张泽贵说,“我们是人家招商引资过来的,要相信党和政府,现在是法治社会,只要政府白纸黑字和我们签的协议,哪怕换领导,也是有效的啊!”

益丰部分股东还是不太乐观,只愿意开发养老中心项目……

为控制投资风险,张泽贵决定另外注册中汉投资实业公司,负责修路和开发置换地块;益丰负责养老中心和荒坡开发。

 

会议纪要,益丰项目被南郑县挂牌保护

 

益丰经过调研,递交了“南郑益丰国际颐养中心”的开发报告,打造“集寄宿式、居家式、全托式、侯鸟式、互换式等养老模式于一体,配置种植、养殖、旅游、渡假、家政、医疗、护理、幼儿园、健身中心、文化娱乐等综合服务”的高级颐养基地!

微信图片_20211021171816.png

南郑县、大河坎镇党委政府多次召开益丰项目办公会

 

南郑县委县政府对张泽贵团队垫资开发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刘小彦、副县长李建和等领导,多次召开会议,邀请张泽贵参加,要求特事特办;大河坎镇委镇政府也召开多次工作会议,具体落实……

2009年3月2日南郑县委县政府《会议纪要》载:

“针对老龄化趋势逐步扩大、传统养老形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的现状,益丰公司精心调研,提出建设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选址大河坎镇三花石村……

规划占地336亩,总建筑面积63333平方米,配套建设道路、供水、变配电、供暖供气、消防设施、绿化、绿化及污水治理、垃圾收集等相关设施,建成后可解决3000余人的养老问题……

县计划局、国土局、城建局、民政局、林业局、环保局、大河坎镇党委政府、大河坎规划办参加会议……

会议认为,项目符合省市县产业政策,应全力支持……

会议决定:

一,城建局和规划办立即对项目批复……

二,益丰公司垫资修路,再从该公司向市县缴纳的城建配套费中扣除……

三,项目用地336亩,在灾后重建指标中解决200亩(行政划拨),其余报批;

四,列入全县招商引资项目重点扶持,特事特办……

五,益丰要开发一批符合需求的养老房屋户型……

六,大河坎镇、民政局、林业、环保局要积极支持……

七,成立南郑县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项目建设协调领导小组……”

 

5月2日南郑县委县政府《会议纪要》再次记载:

“会议指出:益丰国际颐养中心是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专门机构……拟征土地大部分属山坡地和林地,无稳定水源保障,土地质量差,交通不便、地形复杂、水源奇缺,投资基础设施资金巨大,必然导致开发成本成倍增大,威胁到继续投资……会议决定:优惠政策以吸引投资开发……国土局提前介入,项目用地一二三期分步实施,优先征用一二期用地,保证顺利开工……”

21.jpg

益丰公司被授予“南郑县招商引资挂牌保护企业”

 

大河坎镇政府四次《会议纪要》中也记载:

会议认为,益丰项目是我镇优化外部投资环境、招商引资引进的重点工程……

会议决定:党委书记廖卫东任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项目建设总指挥……副镇长张汉平牵头……”

 

用地报批,县市省三级政府确认

 

2009年2月,南郑县计划局“南计投资【2009】46号”备案确认,该项目用地为336亩、建筑面积63333平方米,60%为行政划拨供地,40%为经营用地;

3月,南郑县住建局“南建规字【2009】56号”出具选址意见,规划占地22.4公顷;

7月,南郑县国土局“南国土资发【2009】71号”,预审一期用地13.33公顷;

2010年1月,南郑县环保局下达环境评估批复;7月,南郑县国土局将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项目用地上报汉中市国土局;2011年6月,陕西省政府“陕政土批【2011】406号”批准项目用地;8月,汉中市国土局“汉市国土资耕发【2011】50号”向南郑县国土局批转同意将“南郑县灾后重建乡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11.333公顷集体农用地”转为项目建设用地……

程序漫长,仍在推进……

 

十年心血,乱坟岗建成颐养天堂

 

时间就是商机,益丰实在等不及……2011年3月,先开工建设门楼、接待中心、道路、绿化及老年公寓……

按业内“潜规则”,边建边等!然而,违建被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发现,南郑县国土局立案调查……违规罚款、违建没收……

更大的打击在于:县委县政府《会议纪要》决定的“60%土地行政划拨”被撤销,改为“经营性用地”,要“挂牌拍卖出让”……

项目已经投资几千万开建、用地却被公开拍卖……

这是怎样的损失、尴尬与煎熬?!益丰最终竞买签约《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电子监管号6107212013B00088/6107212014B00197),完善了手续…………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现场验收、国家土地总督察以“国土督办函【2012】55号”审批同意,完成整改。

随后,南郑县政府“南土建字【2013】14号”、“南土建字【2014】19号”批文,分别供地104.8亩和65.17亩……

南郑县国土局再以“【2013】10041号”和“【2014】039号”下文,批准益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擦干眼泪,益丰继续投资开建“国际颐养中心”……

截止2019年5月,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项目共占地132.43亩(规划许可169.96亩),建成住宅面积31726.72平方米(规划许可43631.72平方米)及配套服务2368平方米、出租公寓9537平方米……

 

益丰养老中心

12.jpg

益丰国际颐养中心俯瞰

这些建设都在批准范围内,符合《汉中市城市总体规划》、《大河坎镇城乡统筹示范区规划》、《陕西省南郑县林地保护利用规划》,并依法办理了50多项文件手续和证书……


益丰项目五证齐全……

 十年心血,张家七姊妹终于把过去的荒山野岭、坟冢墓地,变成“金山银山”,建成了汉中市南大门的亮丽风景!

垫资数亿,黄泥路修成一级优质公路

另一方面,益丰遵守承诺,接受了南郑县“垫资建路、置换土地”模式,双方于2012年12月28日签约《天汉大道南段道路建设及周边土地收储融资合作合同》。

协议明确:一、“天汉大道南段”全长3200米、双向六车道、总面积11.78万平方米,总投资2.73亿元;二、“六块收储土地”共672.6亩,总投资1.27亿;

三、以上路建及土地收储共4亿元,由政府(城投)向益丰融资进行,签约后三个月内向政府支付3000万元,作为前期拆迁等费用;四、如果益丰没拿到相关土地或不可抗力终止合作,政府给益丰结算工程费用!2013年,益丰在政府没有投入一分钱、两个项目同时垫资建设资金极为拮据的情况下,咬紧牙关、自筹资金,如约建好3.2公里的天汉大道南段工程,为汉中市城区发展总规划铺平了道路,为南郑县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背水一战,七姊妹移居南郑全力建设

但是,资金问题长期困扰着益丰……

本来,乱坟岗政府“养老院”项目,益丰接手垫资建好,要投入过亿……

项目置换的200亩“行政划拨”土地,突然变成“挂牌出让”,不得不竞价购买……

又一下子增加了数千万的意外支出!

天汉大道的建设,益丰投入两三亿;

路建置换的六块收储土地,也得预交数千万支付拆迁税费……

出于对南郑县、大河坎镇党委政府的信心,也出于对项目的看好、对汉中的感情……

张泽贵决定“背水一战、激发潜能”,他说服兄弟姐妹,放弃故乡的安逸,都移居南郑,集合七姊妹全部身家资源,企业、个人也不惜各种借贷,甚至刷爆信用卡……也全心全意开发建设南郑!

幺妹张晓辉痛心地说:“核算下来,前前后后、十年建设,总共花了六个多亿啊……我们张家的钱都没有了,甚至吃饭的钱都困难了……”

 

资金断裂,益丰预售颐养中心床位

然而,张泽贵有信心——天汉大道南段已建好,4亿工程款还没结算;置换的两块地被政府出让其它公司,按协议有关费用应付益丰……

无论怎么算,也有上亿工程款……

益丰垫资建设天汉大道南段、政府置换六块土地一览表


项目名称

面积

报批

费用

备注

垫资

修路

天汉大道南段

3.2公里

11.78万平米

政府向益丰融资建设

总价2.73亿

已完工

未验收结算

置换地块

地块一

水映盛世

73.5

陕政土批(2011)1034号

南郑县2011年度12批次

1315127.23


地块二

南湖郡

77.39

陕政土批(2011)1035号

南郑县2011年度13批次

8786799.59

政府已挂牌出让

其它公司开发

地块三

益丰苑一期

99.3

陕政土批(2011)1037号

南郑县2011年度15批次

4178777.31

政府已挂牌出让

其它公司开发

地块四

益丰苑二期

70.2

陕政土批(2011)1036号

南郑县2011年度14批次


地块五

益丰国际二期

304

陕政土批(2011)1034号

南郑县2011年度12批次

9534812

未计入直付部分

位于乱坟岗

颐养中心第三块用地

 

地块六


48.7

未批未报


未进行

 但是,南郑县迟迟没有对“天汉大道南段”项目验收结算。那就意味着暂时拿不到钱救急!

这时,有个“能人”李昌安建议张泽贵:“楼盘可以预售,颐养中心床位为什么不能预定?!”张泽贵觉得有道理,按照建议,以中汉实业投资公司名义,收取床位预定金,向客户支付一年期12%、两年期13%、三年期15%的年息,每半年支付一次,到期支付本金!模式过得去,但张泽贵不知道这种企业集资需要金融办审批!他更不知道的是——李昌安已因“非法集资”被定罪判缓,还在缓刑期!

李昌安自行招募管理团队,要求高额提成(一年期23%、两年期30%、三年期33%)……张泽贵觉得收到定金能救急,不想亏了功臣,就答应了!

2017年6月起,国际颐养中心床位接受460余人预定、预收床位费4506万……中汉实业也如约向到期客户支付利息,向李昌安团队支付1107万提成费……

最终,天汉大道、益丰颐养中心两个项目的竣工,不能不说,也有这床位预定费的功劳!

 

秦岭整顿,南郑区政府确认益丰项目合规

2019年初,陕西省下发《整治政策》文件,核查治理秦岭北麓国家森林保护区乱建别墅问题……

益丰根据省委政府治理整顿文件,结合汉中市、南郑区(县改区)规定,对公司所有修建项目严格自查、逐条对照,有错必究、违规必改,自行拆除设施3处、楼群9栋……

南郑区委政府反复核查后,确认益丰项目不在秦岭整治范围、属于汉中市城市总体规划范畴内!

2019年5月8日,南郑区政府如实将益丰国际颐养中心情况上报:1,项目属于汉中市城市总体规划区范围内、符合大河坎镇城乡统筹示范区规划;2,项目建设规划选址不在林地保护区域;3,项目占地132.43亩,未超出供地面积169.96亩;4,项目已建面积……未超出规划面积43631.72平方米;5,益丰2011年违建问题,已整改验收;6,益丰个别业主乱搭乱建问题已整改……

报告还提供了益丰项目立项以来所有手续附件供核查……

 

晴天霹雳,张泽贵被抓捕入狱

然而,汉中市某主要领导却坚持将“益丰国际颐养中心”项目列入“秦岭区域”治理整顿范畴,免去坚持是非原则的干部职务,倾尽全家毕生心血为汉中南郑做贡献的张泽贵团队与益丰国际被锁定……

2019.5月31日,张泽贵突被南郑警方以“骗取贷款”名义抓捕,虽然骗贷不成立,却以“非法集资”罪名逮捕……

尽管办案单位都知道张泽贵是由于“项目资金紧张”、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犯意、定金主要用于项目经营、到案后积极安排退赔、被认定“自首”、检察院不反对缓刑、法院采纳从轻意见、判决书也提到“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刑事政策”……

而且,那些预定床位的客户、所谓“集资受害人”,还特别推选代表,向法庭提交对张泽贵的谅解书……

然而,张泽贵还是被判刑四年、罚金三十万!

张泽贵儿子张凯,也被作为主犯判刑罚金……

企业核心领导被羁押、公司账户被冻结、现金近两千万都被办案单位退赔客户……

然而张家姊妹们,还没有放弃希望、没有放弃对汉中市、南郑区党委政府的信任,继续努力经营项目……

2019-2020年,益丰多次请求自主经营、暂停支付,南郑区(城投)还是从应付益丰资金中直接支付多家施工企业和个人数千万元,却对益丰申请退还两千万投资款、以退赔客户定金差额(六百万)及维持项目运营的报告……不予理睬!


片瓦不留,益丰国际被滥权毁灭

2019年7月14日,在汉中市某主要领导的强力施压下,汉中市、南郑县两级政府突然抛弃公信力,不向社会公告、不给企业申辩时间、不向有关部门通报、不经协商评估,悍然当天向益丰发出“拆迁通知”,当天立即组织警员城管近两百人、开进几十台挖掘机械,当天就对益丰国际颐养项目强行封锁拆毁!

所到之处,楼倒墙塌、灰飞烟灭……

非法暴力强拆了整整半个月……

据说,在强拆现场,地方领导斗胆说了一句:“这个项目五证齐全啊……”

某主要领导一言九鼎:“片瓦不留!”

哪怕是政府原来投资建的养老院,国有资产,不在益丰名下,也全部被毁灭!

更可怕的是,有关领导毫无法律观念,单方面宣布:

一、撤销政府颁发给公司的土地使用证、规划证、房产证等所有证件;

二、撤销终止政府和公司签约的各种合作协议;

三、各部门给公司的文书文件一律作废……张家七姊妹全家移居、十年心血建设、投资数亿、南郑区曾引以为傲的招商引资挂牌保护项目……

经过整整半个月的非法摧残,全部沦为废墟!

 

悲愤莫名,张家遭遇灭顶之灾

 

曾作为南郑开发功臣意气风发的张泽贵,身陷囹圄又听到“益丰国际”被毁灭的噩耗……

悲愤莫名、一夜白发!

微信图片_20211021171832.png

十年心血被毁灭,张泽贵一夜白发!

 

张泽贵狱中申诉说:

“2015年以来,公司向南郑县上缴土地收储金1700万(政府未供给土地)、征地款1000多万(政府未返还)、为两个移民安置区建设垫支2100万(政府未返还)、修建“天汉大道延伸段”垫资3亿元(政府没结算给付)、为政府招商项目建设垫付信贷利息1.5亿元(政府未归还,其中“川陕友豪”项目上交征地款2700万、去掉开支1000万、还有1700万不知去向)……加上自营项目投资开发,已付出高达6.2亿多人民币……我们到底是功、是过啊?!”


张元清脑溢血昏迷抢救中……

张家老二、公司副总张元清气得脑溢血昏迷,紧急入院抢救后痴痴呆呆、无法自理……

益丰公司员工集体呼吁:

“如果政府不能带头守法、而是一句话、一纸公文就能撕毁十几年来的合法证件,那么——

今后谁还敢相信党的政策?谁还敢相信国家的法律?谁还敢相信政府的号召和承诺?谁还敢再来汉中投资开发?!

恳请高层领导关注此事,成立联合调查组,还民营企业公平正义!让我们重新树立对党委政府的信心!”

 

不予立案,正义之光何时照进汉中

同样悲愤的,还有益丰的100多位业主、数百名员工们……本来就是政府招商引资挂牌保护的企业与项目,五证齐全,凭什么就要被“片瓦不留”?!人们到处上诉、控告……

面对上访,镇县市领导口径一致:“我们当不了家,这都是上级政府的意思,你们去找上级!”

南郑县法院直接向辖区法庭、执行局、律师发出通知:“凡是涉及益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案件,一律不许立案!”汉中市法院同样对益丰公司的行政诉讼,长期不予立案……

“为什么立不了案?”“因为……立案的话,政府必输啊!”

历时强拆已距两年之久,“民告官”在依法治国,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的今天,这真难以让人相信:汉中、南郑,还是法治社会?!

汉江呜咽、草木含悲……

挖掘机挖走了人们对党委政府的信任、推土机推走了数亿资产、铲车铲除了劳动者的血汗……

尽管,有关违法乱作为领导已被调离,但非法滥权造成的重大国家及公司财物损失,却没有得到追究,受害的益丰及业主还没有得到赔偿、张泽贵还深陷牢狱、公平正义的阳光还没有照射在益丰国际的废墟上……

 

对照调查:益丰国际绝不属于“秦岭区域整治范围”

 研读《陕西省别墅整治政策》,发现文件非常科学严谨、杜绝乱作为,其中明确指出:一、明确责任、保障权益。给市场主体和个人补偿,保障当事人行政、诉讼权利;二、整治不针对全省所有别墅,不影响合法合规项目正常开发经营;三、不符合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的违规别墅拆除、符合规划之一的可以不拆除;四、政府违规批准、五证齐全的已建别墅,不严重破坏生态的可以保留,完善手续;五、整治给无过错方造成损失,给予合理赔偿、补偿;六、禁止建设区域内建设别墅,属于严重破坏生态……七、与整治相关的民事、行政诉讼,法院应当受理裁判、尽快审结,赔偿补偿按照行政诉讼法调解……对照这些,张家姊妹和益丰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我们哪里违建了?为什么不赔偿补偿?法院为什么不给立案??随意毁灭合法物产——这不是明显的违法乱政、破坏公私财物吗?!

 

行政违法:原大河坎镇委书记直言“非常荒谬”

想不明白的还有原大河坎镇党委书记陈小彬:“那里原先就是乱坟岗……益丰进来以后把环境也改善了、也是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是个好事……怎么一下子就弄成这样……就算有些证件没有完全办到位,但政府也是有责任的啊,从2008年到现在,有些东西办不下来,难道仅仅是投资方的责任吗?我们对这个事情(毁灭益丰)一直是有看法的——不合适!总觉得处理太过了……你这个强拆,依据是啥?行政违法很明显!”

 “行政诉讼,为啥不给立案呢?”

“人家要求立案没有错嘛,但这个案始终就立不上……我们也很纳闷……法治社会、有法必依,咋能不给立案呢?!很荒唐!”

 “您作为项目方当地党委书记,是不是也表达过不同意见啊?”

“我们给县里、市里都汇报过啊……因为里面还有公建部分,四合院还是养老院嫁接过来的,我们想法,至少要把建筑保护下来,哪怕政府给一点赔偿,留下来作为公共建筑也好……但行政命令大于一切……弄得人没办法接受啊……当时我们还给法院院长说,再怎么弄,把公共部分、公益性的留存下来……结果非要挖、一拆了之!”

“那是给公私双方都造成巨大损失啊……”“那是肯定的……损失巨大!”“您估计养老院这块损失有多大?”“那怎么说,也有几千万上亿……除了地上看到的建筑,还有三通一平、地下水电气网各种工程……投资很大的!我们都不愿意去回忆这个事情,太不应该了……”

 “企业五证齐全、许多房产也有房产证,结果都给拆了……这不是侵犯公私财产吗?”“唉……就算不齐全,你给点时间完善、该补的就去补嘛……结果这个机会都没有!”

“听说您也是因为这个项目被免职了?”

“刚开始,这个项目还被要求加快进度尽快完工,我们是按照县里指示去做……结果回头说我们监管不力(让项目搞起来了),我们连申冤的地方都没有……”

“据我们实地考察,这个项目根本不属于秦岭区域啊……就是个荒坡而已!”

“我就不知道这和秦岭有什么关系?把中国地图好好看看……匪夷所思!我们想说清楚,人家就不给我们机会,‘不要说了、不要解释,这个东西必须拆’,当成政治任务要完成!共产党最基本的东西——实事求是丢弃了!”

“拆掉……他们就没有考虑到后续?赔偿还是补偿?”

“所以,这个事情处理得非常荒谬!你说前面建设违法、难道后面再建就不违法了?!”

让张家七姊妹可笑并气愤的是:有关领导口口声声说益丰开发破坏了生态环境、宣布所有合法证件作废、毁灭了益丰国际资产……另一边却又急着把这片土地给别的公司开发建设……而不是恢复生态环境!

现场调研,只见废墟上施工机械再次轰鸣、一片火热……

这不禁让人疑问,毁灭益丰是为了成就谁?!(记者/黄金哥)

来源:重庆新闻网 http://www.antonggas.com/news.asp?id=927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