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深度反思:电商互害内卷血泪史与产业互联网出路(六)

时间:2021年06月14日    作者:和通社    浏览量:38647

深度反思:电商互害内卷血泪史与产业互联网出路(六)


——中国市场原创的“产业互联网”的未来与价值

文 / 钟 sir

 

“产业互联网”不能靠融资烧钱的方式去做,而是得靠提升产业链的整体效率、优化全流通的环节与成本、建立有序共赢可持续的商业规则去做。

“产业互联网”是最难做的用互联网做工具的商业模式,她靠的只能是真正的坚持创新与坚持实干。

 

“产业互联网”目前在国外是还没有的。在全球二百多个国家中,发达国家的很多产业已经转移,产业早已不齐全,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尤其是电商能强烈冲击的行业(这些行业主要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少部分资金密集型产业)。

 

而不发达的国家,产业还没有开始或者没有饱和,也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工业产品还主要依靠进口,不存在“恶性竞价”的需要。不能打价格战的电商是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的,它只会是商品流通方式的一种补充,不会引起资本群雄逐鹿。

所以,要用高效的互联网技术来迫切提升全产业链效率的,目前也只有工业种类齐全且还需要残酷竞争的中国市场才有,因此,“产业互联网”是中国市场的原创,在全球他国中尚无先例。

 

“产业互联网”是To B的互联网,两端都是商家,上游是实体生产厂家,下游是实体商家,是服务实业,提升实业效益而产生的。

 

“产业互联网”不是To C的互联网,To C的互联网可以通过融资、烧钱、补贴甚至忽悠(比如砍上几百刀还在砍)的方式先改变消费者,消费者不是专业人士,他们容易被小恩小利所吸引,被大咖与媒体所蛊惑,被新奇特所麻痹而形成惯性及认知,当有了大量的消费者时就可以通过“绑架消费者”改变上游的“卖家”,赚“卖家”的钱,割“卖家”的肉,吸“卖家”的血。

 

“卖家”为什么有源源不断的肉可以割、血可以吸呢?

因为“卖家”多是企业或工商户,企业和工商户能够通过“做大销量”后进行融资或通过银行借贷的方式持续“负债经营”,有“金融牌照”的大型互联网平台都打着“普惠金融”或“帮助商家”的名义——放高利贷,在“为梦想坚持”这样的鸡汤和一没退路二没出路“骑虎难下”的双重窘境下,“卖家”就是这样一个个被变成做又亏本、不做又不行的畸形体,苟延残喘的为各种商城供血,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杀身成“赖”。

 

讲个故事:

犹他人在古代有两千多年是流离失所备西方人所憎恨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一是因为犹他人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一神教”,就是万物之上只有一个神,“上帝”耶和华是唯一万能的神。当然,按照事物发展的规律,犹他人也不一定是第一个创立一神教的,就像蒸汽机,瓦特不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蒸汽机的人,瓦特其实是个改良者,但他改良的版本在当时最先进也最有实用价值。犹他人也一样,因为他们刚好在欧亚版块的枢纽位置地中海沿岸,那地方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是亚洲往欧洲的商品进行转运的码头位置,来来往往的人多,一神教被散播开了。一神教被犹他人做大了,不但做大了,还产生很多模仿者,不但有很多的模仿者,其中有两家模仿者还做得更大,所以,名声在外,大家就认为是第一个。犹他人在《圣经》中说:犹他人世世代代都是“上帝优选的子民”,言下之意就是说犹他人才是世界上最优等的人种。那你们犹他人都是最优等的,是高人一等的,别人就都是下等的喽,那别人还不憎恨你们吗?凭什么嘛,这是第一个原因,天生树敌。

 

对于信教的人来说,“经书”就等同于国家的“宪法”,一个民族在自己的“宪法”里堂而皇之搞种族歧视,还不单单在内部搞,还在全世界搞,那不是找抽吗?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大中国有一个民族,人口还不是压倒性多数的民族,在自己的史书上写上自己民族是全中国最优等的民族,这个民族的人还要天天公开嚷嚷自己是优等民族,其他民族是下里巴人,你觉得这个民族是不是自己作死,别的民族会不会对他们坚壁清野,一个道理,都是人嘛。日耳曼人曾经也是这么自我标榜到处嚷嚷的,大清天子也是这么自居的,结果呢,近现代的大战全是干这些自大狂的。

 

所以啊,千万别在“宪法”里媒体里公众面前天天自我标榜天下第一,那真的是找抽的,反人性的,一时的强大抵不住历史大潮的涤荡的。世界大同,求同存异,和平共处才是真理啊。

 

二是基督教其实脱胎于犹他教,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早期也是个犹他徒,他搞懂搞透后感觉搞教派做教头挺有意思,比做酋长更有意思,能跨区域跨阶层跨时代。既受亿万人景仰,还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要地位有地位。既能控制人的财富,又能控制人的肉身,还能控制人的灵魂,这个最有意思,就自立门户开宗立派创立了个新公司——基督教,不是开分舵那种,而是搞分裂另立门户那种。犹他教说上帝耶和华是一个神,没有其他神,当然更没有其他人。

 

耶稣说上帝耶和华是一个神,但这个神有老婆,他的老婆叫圣母玛丽亚,自己正是上帝耶和华和圣母玛丽亚所生的儿子。这样既把神圣的上帝人化了,让万能的上帝也像凡夫俗子一样有人的七情六欲烟火味,又体现自己比犹他教更正统。这两家公司本来搞的是一样的业务,面对的是同一群受众,拉人入教收人会费本就竞争残酷,犹他教的创始人说自己是上帝耶和华的“使者”,犹他教徒是上帝优先的子民,基督教的创始人说自己不但是上帝耶和华的“使者”,还是上帝耶和华和圣母玛丽亚的“儿子”,更嫡传。

 

你模仿咱们分裂中央开同样的公司也就算了,还这样拆台、抬扛,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于是犹他教的话事人就咬牙切齿的指责耶稣是逆徒,是魔鬼,把他抓起来钉死在了十字架上,这个梁子就随着基督教的不断做大,特别是随着罗马皇帝信奉基督教,基督教成为统治欧洲的第一大教后,就世世代代结上了。

 src=http___www.zsokay.com_uploads_allimg_170726_1-1FH60U935.png&refer=http___www.zsokay.jpg

伊斯兰教喱其实又脱胎于基督教,先知默老大原来也是个基督徒,教中多年深谙其道,但是基督徒和犹他徒之间几百年冲突,积累下来的矛盾水火不容越来越严重,这让虽没读过书但雄心勃勃又极聪明的默老大,在自立门户的时候花了大心思,最后在创教的时候他直接改换门庭,将总纲领的经书名也改掉,神名也改掉,组织成员的名称也统统改掉,工衣啊形象啊LOGO啊拜神的方式啊啥的全改掉,连入教的手续流程和清规戒律都改掉,但一神教的宗旨、组织管理原则以及收取信众进贡的方式都一样。

 

他们仨家像从一家业务好人气旺的公司里跑出来几个人,去模仿原公司的商业模式创业一样,大家搞的是同样的业务,为了抢生意抢市场,互相贬低对方互相指责甚至互相陷害对方,就像桐庐系的物流公司,也像当年的华为“太子”跑出去开了一家华为一样的公司,抢华为的生意,最后被华为花了大代价KO了一样,经年累月的相杀相厌,就变成不共戴天了,这是第二个大原因。

 

所以啊,根本就不是什么宗教、主义、派系无法调解的问题,而是同行本就生忌妒,天生就是死对头的问题,除非被并购,否则根本就没有调和的办法。

 

现在全世界有七十多亿人,信仰基督教的大约有二十五亿多人,信仰伊斯兰教的有近二十亿人。为嘛他们这么牛叉呢?主要是因为基督教比犹他教的包容性大得多,排斥性少,也好理解,包容性不更大怎么发展呢?基督教创始人也是因为看到了犹他教的局限性,发现了“商机”才会创立新教并得以更壮大的。伊斯兰教也比犹他教的包容性大,入教手续极其简单,没有犹太教那么种族化私家化,但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多,不过这些清规戒律又恰恰让其教徒根本离不开教众群体独立生活,上千年下来,演变成铁板一块。而犹太教是一个比较自我封闭的教,只有被修改了、被重新营造过了的“现代文明”才能让他们暂时安全。当然最封闭的是多神教的佛教,佛教是直接不给人做正常人的,其它教讲的是如何入世,佛教是教人遁世,所以,真正的佛教徒越来越少,崇名尚利的假和尚假尼姑假居士越来越多。

 

人是需要群居和分工协作才能生存的物种,天生需要被领导和被安排,内心强大能力超强运气爆棚的人做了领导,最高领导的上头还得有领导才能让被领导者信服,所以,西方的最高领导上面的领导叫“上帝”、“真主”,东方的最高领导上面的领导叫“天”,皇帝是“奉天承运”。当然,现在是文明社会、科技社会、新社会了,中国没有了“神仙”“皇帝”。

 

各种主义其实也是管理的方式。人要生活就离不开各种各样的物资,就需要财富,获得财富的来源和方法就形成了金融、制度及选边站队的观点。人的思想是会超越现实和制度的,各种已知和未知的现象需要答案,人又是具有高度思考能力的,天生有忧患意识,需要自己能接受的“确定”答案,这就是信仰或宗教产生的深层次原因。

 

创造一个仁慈的万能的神,是人类逃避现实自我催眠的需要,外国的先人,民间创造了神一样的人——天主,统治者按照神的“旨意”行事,神在“经书”中在人们的观念里,不受人为的控制,统治者通过裙带关系和战争来建立权威。中国的先人,民间创造了神一样的神——菩萨,菩萨不适用,统治者就通过创造神一样的兽“龙”“凤”和严刑峻法来建立权威,按照“龙子”(天子)的意愿行事。中国古代的统治者是不按“菩萨”的旨意行事的,因为中国的“菩萨”不但不食人间烟火,而且可以被人为控制,所以在古代,往往和平时期会放开对宗教的管制,动乱时期会控制宗教的发展。世界大同,世界也大不同。

 

其实啊,管理、财富和信仰才是人生的三元素,人世间的复杂就在于这三者的不断博弈和变化,本文就不再做深度讲解了,懂就懂,不懂就算。

 

三是因为犹他人的生存方式所致。由于受到基督教的排挤和“迫害”,犹他人没法获得稳定的土地,不能世世代代以地为生。所以为了生存,犹他人就只能做商人或者放贷者,在古代,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叫“贩夫走卒”。而放贷者更是被世人所不耻,放贷就是剥削,就是乘人之危敲骨吸髓,就得趁人之危巧取豪夺,是为富不仁的行为,放贷能赚钱,放高利贷能暴利,放贷者就会千方百计制造债务让人负债,通过债务,就会让负债者变成无产者,变成世世代代的被剥削者,这就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原旨不允许教徒做放贷营生的原因。而犹他人需要放贷喜欢放贷,也把放贷不断地玩出了新高度,这就与反对放贷的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和其他民族产生了巨大的冲突,这就是犹他人在历史上总被其他民族追杀和深恶痛绝的最主要原因。

 

至于犹他人爱学习、聪明,那也是因为他们的生存方式所需,做商人和做放贷者(现在叫开银行、做金融)当然需要文化,需要好口才,需要掌握有利于自己的宣传工具,制订有利于自己的律法、制度和人文环境,那当然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必然使人聪明。

 

哆哆嗦嗦给大家讲犹他人的故事是告诉诸位:

不管以什么名义,不管什么人、什么机构,以什么方式和理由放高利贷、诱人负债、致人负债,赚放债利得,都是巧取豪夺敲骨吸髓反人性的。

不管什么人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债务当中,都不是人生喜剧。

 

在高昂的房价和“房地产文化”、野蛮无序的电子商务催生下造成的普遍性的负债和漫长的负债期,才是制造“新三座大山”的根源,也才是“新三座大山”根本无解的真正根源……!

 

有另一位更神的互联网大佬经常“名句”频出,比如“今天很痛苦,明天更痛苦,后天很美好,但多数人死在了明天晚上”等等。这些“经典名言”至今仍被一众“卖家”“企业家”“社会名流”奉为经典,自我安慰,自我励志。

 

“今天”当然很痛苦,因为你们既要打价格战抢生意,没有钱赚,还要付出巨额的“流量费”“服务费”“扣点费”,只能亏钱,要靠负债支撑。

 

“明天”当然更痛苦,因为你们要更加恶劣的打价格战抢生意,要付出更大的“流量费”、“买路钱”,债务会更严重,而且再也看不到尽头了,怎么会不痛苦呢?当然更痛苦。

 

但是“后天很美好”,所以,你如果死掉了没有看到后天的太阳就不要怪他平台怨他商城,因为你没有坚持到“后天”,没有干到“美好的后天”。多数“卖家”、“企业家”也确实不怨这些大佬和大佬们的平台与商业模式,甚至对大佬们顶礼膜拜,不惜“巴巴”“巴巴”的叫,都在怪自己无能,怨自己运气不好,恨自己没有坚持到“后天”,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洗脑被忽悠的。

 

卖家老板们,这么多年了,那么多电商平台上的“卖家”他们有过“后天”吗?多少人在他们哪里等到了“光辉灿烂”的“后天”?这种几乎无可挑剔的鸡汤和“今生做个好人,死后会上天堂”的宗教一样极富感染力,问题是谁真正见到过“天堂”呢?要靠大打价格战才能抢一点点生意,要花巨大的代价购买所谓的“流量”才能有一点生意的商业模式,今天不赚钱,明天还不赚钱,后天就能赚钱了吗?凭什么呢?是因为后天的卖家会变少了,让你一家占市场?还是因为顾客会变傻了,让你可以随便卖高价?还是平台会吃斋念佛学雷峰了,不再收你过路费?一样都不会有吧,那你又哪来的美好后天呢?

 

大佬们活舌生香的豪言让前赴后继的“卖家”一批又一批拥向他们的商城平台、去成就他们的万亿市值、敌国财富,飞蛾扑火,争先恐后,可悲可怜可叹。

制造这些似是而非的连篇谎话的人,坦白说,真不是智慧,而是缺德!

 src=http___www.hz129.com_uploads_allimg_180810_091U04931_0.png&refer=http___www.hz129.jpg

但是,To B的互联网不是这样的。厂家、商家都是专业人士,专业人士靠“忽悠”是搞不定的,靠烧钱补贴下游商家合作也是不可能长期的。因为当你不再补贴想“收割”他们的时候,专业的他们就会掉头就走。

 

所以,“产业互联网”不能靠融资烧钱的方式去做,而是得靠提升产业链的整体效率、优化全流通的环节与成本、建立有序共赢可持续的商业规则去做。

“产业互联网”是最难做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她靠的是真正的坚持创新与坚持实干

 

做“产业互联网”的方式与特点决定了“产业互联网”的优势,也决定了她的未来和价值。

 

互联网是一门技术,本质上也只是一个工具。但这个工具威力强大,就像原子弹,它的威力是任何子弹、大炮所不能比拟的。关键是看把它用在哪里,把它用好了,就是个武器,保家卫国,保境安民;用得不好,就是个凶器,为非作歹,人间炼狱。

 

而且做大了的网络平台天生具有一定的垄断性。这个垄断性不是由平台自己决定的,而是由用户的共同需求所决定的,与品牌做大了即具有一定垄断性是一个道理。

 

总结起来,“产业互联网”与信息互联网、娱乐社交互联网、电商零售互联网的区别主要是三点:

 

一是服务的对象不同:其它互联网直接服务的都是C端,即终端消费者,而“产业互联网”直接服务的是B端,即商家。

 

二是做法不同: 其它互联网是通过在消费端制造无序的价格战从而抢得市场与用户的,所以,拼的就是融资、烧钱甚至忽悠的能力。而“产业互联网”是通过对产业链的深度改造,切实为上下游商家创造利益和价值而获得市场与用户的,所以,拼的是组织、协调与实干的能力。

 

三是社会效果不同:其它互联网因为其做法与内涵,注定其所造成的一定是商业互害、财富减量和市场萎缩,不断制造市场“难民”。而产业互联网”带来的是有序、共赢、可持续的市场秩序,能够让财富增量,市场良性繁荣,因此广受市场最终也包括政府的欢迎

 

现在,有些互联网公司也在通过互联网搞批发,但那不是“产业互联网”的做法。他们的做法还是电商零售互联网模式向终端批发与终端零售商家的延伸,其做法、效果与零售电商是一样的。所以,给市场经济带来的也只能是“商业互害、财富减量、市场萎缩”,与“产业互联网”不可相提并论。

 

 当然,不管是信息互联网、娱乐社交互联网、电商零售互联网还是产业互联网,都只是一个网络平台公司的主营业务或主推业务。互联网平台公司一般都是多业态、多产业经营及多元化发展的。比如某宝属于电商零售互联网,但其母公司不止一个电商版块,还有支付、金融、投资、物流、实体连锁、文娱、服务器租用、培训、社区团购等等。互联网平台的特点就是只要干好了主业,有了海量的上中下游用户,其它的业务版块只要不违和,能围绕主业展开,便都可以顺势而成、轻松延伸、分拆发展、矩阵组合。

 


【责任编辑:和通社】
频道精选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