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通社

风云常流气象万千:著名书画篆刻家徐庆华

风云常流气象万千:著名书画篆刻家徐庆华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陈玉兰教授的绘画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陈玉兰教授的绘画

歌舞剧《红莲赞》诞生前后

歌舞剧《红莲赞》诞生前后

著名杂文家刘诚龙杂文四则共飨

著名杂文家刘诚龙杂文四则共飨

迎建军节上海举行军民共建文化长城笔会

迎建军节上海举行军民共建文化长城笔会

姜贻斌:练习羞涩的笑声(散文三则)

姜贻斌:练习羞涩的笑声(散文三则)

姜贻斌,湖南邵阳人。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理事、副会长。1995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1971年赴邵东县板桥公社插队务农,后历任涟邵矿务局朝阳煤矿工人、教师、新闻干事,《主人翁》杂志编辑,《海南开发报》编辑部主任,《文化时报》编辑室主任,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二级。 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左邻右舍》,散文集《漏不掉的记忆》,中篇小说集《女人不回头》,中短篇小说集《窑祭》、《白雨》等。小说《枯黄色草茎》获1992年上海《萌芽》文学奖。
刘跃儒:文坛“隐士” 韩少功

刘跃儒:文坛“隐士” 韩少功

不是你堆砌了多少文字,不是你加入了高级别的协会,也并不是你获得了什么大奖,更不是你在相关场合露脸的机会多,你就是真正的作家。不是的。因为这些都可以通过文学以外的其他手段获得。真正的作家是你给作品赋予的独特思想,如果这种思想是前人没有的,或者能引起人们反思并促进人类健康发展的——哪怕你一生就一篇作品,就算你一辈子沉寂,你也是真正的作家。因为思想不是通过其他手段就能窃取的。思想仅属作家自己。否则你堆砌的文字再多也是废话,你加入的协会再高、获的奖再大、露的脸再多也是虚名。当然,如果你的作品不仅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又是高产,同时又获得了与作品相匹配的荣誉,那自然是名副其实的了。韩少功先生当属后者。——题记
旷世奇才黄永玉(本社记者 刘跃儒)

旷世奇才黄永玉(本社记者 刘跃儒)

黄永玉先生对艺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艺术就是让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让人与人之间相互高兴!看似简单,却回味悠长。
拉大旗作虎皮,虚构的集体梦魇——张晓刚

拉大旗作虎皮,虚构的集体梦魇——张晓刚

这样的情形和叶永青作品展“时间的小偷·预言&碎片”是不是有着相同的一语成谶,所以在早期,在艺术圈把叶张二人称作云南双怪。而“教父”栗宪庭却称张晓刚为西南第一鬼。这多有可能会形成一语成谶的相同宿命。
世界知名宜兴手捏紫砂:原创制作唐朝花

世界知名宜兴手捏紫砂:原创制作唐朝花

作为第五代传人的唐朝花自幼目睹了做紫砂壶的制作过程。1988年开始跟父亲学艺。并得到了家族成员的热心指点和耐心受艺。经过家传技艺的严格训练和刻苦勤奋,学得唐家真传。

Copyright © 2015-2019 HK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